<<登录旧系统审稿   登录新系统审稿>>

建议您登录自己的邮箱点击审稿链接自动登录审稿系统 ×

在线办公

期刊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新视角丰富语言学研究---2015当代语言学前沿论坛在京召开


新视角丰富语言学研究

2015当代语言学前沿论坛在京召开



中国社会科学报讯(记者 高欣然)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当代语言学》主办的2015当代语言学前沿论坛”于125-6日在北京理工大学外国语学院召开。来自全国各地的近30位学者围绕国际语言学前沿领域的热点问题展开深入探讨。讨论的话题包括语言的当下认知研究、生物语言学研究、优选论中的韵律研究以及和谐串行理论研究、社会语音学等一系列当代语言学前沿问题。

语言学研究的新视角:当下认知

语言与认知是当代语言学发展的热点。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应用语言学研究室主任顾曰国以当下认知研究为切入点剖析语言学。顾日国指出,“当下认知指认知主体在某个特定的时空里通过多模态感官系统与外部进行的互动,包括多模态感官系统当下感知,神经系统对当下感知信息的实时处理两个基本组成部分。”他从生物符号学的角度研究当下认知,把当下认知视为认知主体当下鲜活的亲历过程。“鲜活亲历即活着,活着是从生命开始,到生命终结的过程,当下认知就是给活着这个过程不断填充信息。” 顾日国提出了当下认知的3E模型,即亲历者(the experiencer)、亲历(experiencing)和体验(experiences)。无论是通过语言的亲历,还是其他多模态亲历,数据的处理总要经过这样的过程:亲历者好比大数据存放于集成库,亲历的过程中不断往数据库填写数据,亲历者主观掌握的数据成为体验。

 “合并”是人类语言唯一的独有特征

生物语言学以语言、语言发展和语言演化为研究内容。著名美国语言学家诺姆·乔姆斯基建立最简方案(即MP)生物语言学理论平台,以他为代表的生成语法学派探索人类语言的生物遗传属性(即UG)已有半个多世纪。诺姆·乔姆斯基、菲奇与霍瑟认为递归是人类语言唯一的独有特征,在科学界引起了激烈争论。语言的“递归性”之争目前依然是生物语言学研究的一大议题。

对于诺姆·乔姆斯基的观点,天津师范大学宁春岩教授提出七点看法:第一,诺姆·乔姆斯基所讲的递归,首先是指内在化语言(即I-语言),也就是思维中的递归;第二,递归的基础是所谓的“心理默契”“心照不宣”的“心理理论”;第三,动物之间的“交际”根本就不是“交际”,只是单向的信息传递;第四,人可以自言自语、独白、默念、 沉思、想问题、编故事等等,而动物没有这些行为;第五,完整含义的递归应该包括思想上的递归、“心灵默契”和人类的信息共享欲,并且这种信息共享欲是人类独有的;第六,递归首先存在于思想上、思维内;第七,递归是合并的另一种表达,合并是万物结构的最简单最基础的结构法则。

宁春岩还特别指出,“把递归作为人类语言唯一的独有特征,不如说是‘合并’。合并产生了人类独有的那种递归,即把概念合并成思想或‘角度’。”

丰富语言学研究新思维

优选论自20世纪90年代初创立以来,历经经典理论、标准理论到现在各种推导型理论模式,其理论原则和分析方法都已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同济大学的马秋武教授指出,“和谐串行理论是近年来形成的一种新的带推导的理论,代表着优选论发展的新方向。这一理论之所以优于前面的几种理论模式,就在于它在语言类型的预测上更具制约性。”

近几年逐渐兴起的社会语音学注重解释方言、言语社团的语音、音系变异,关注语音或音系形式和性别、年龄、社会阶层等不同社会因素的交互关系,旨在揭示语言演变的起源、发展、传递路径、参数及交际功能。从言语感知角度研究变异问题是最近几年社会语音学研究中最受关注的领域。南开大学副教授梁磊讲到,“到目前为止,社会语音学的成果多是对英语等印欧系语言,特别是元、辅音的考察,而对声调进行的共时变异研究尚不多见,以往大量基于非声调语言研究得到的结论与规则是否适合,还需要修订、完善。”对社会语音学的未来发展,梁磊特别指出,“社会语音学的研究成果可以用作考察已有的理论假设,解释语言变异、演变与社会因素间的复杂关系,对于探求与理解语言变化的起源、扩散及预测可能的演变方向也会有巨大的理论贡献。社会语音学将有广泛的应用领域,包括言语技术与工程、语言或发音治疗、语言教学、司法语音学等。”

语言学家用来描写和分析目标语言的语言被称为“元语言”。“元语言”应用范围广泛,涉及跨文化交际、语言习得和教学、语言类型学以及词典编纂等领域。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副研究员张定讲到,“在语言学界,元语言现象的研究并不充分,语言的自反性或元语言属性一般都被看成是补充的、非本质的。实际上,语言中的元语言现象广泛存在,它对语法语义的影响超出以往的预期。日常话语中的语言和元语言常常是并存的,语言的研究要在两个层面展开,不仅要关注那些用来描写主客观世界的部分,还要分出那些表征语言的语言,并探索元语言和回声对语法语义的形成所产生的影响。”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副研究员完权介绍了基于用法的语法理论中关于“印踞”的一些研究。“印踞”表示的是一个形式意义对在认知系统中给定抽象层次上的表征的深度或自立程度。基于用法的语言学家认为,语言使用的优势模式由贮存在人们心智中复杂的预制块拼缀组成而来。具体的表达和抽象的图式都有可能在心理上被“印踞”,在这种情况下,形成了确立了的语言单位。

汉语是否有格和时态,是否有英语那样的并列结构,以前是一个不需要讨论的问题,而现在却是国际理论语言学界一个非常有争议的问题。浙江财经大学的曹道根教授认为我们要摆脱欧洲语中心论的眼光,从汉语事实出发认识有关现象。上海外国语大学的吴建明副教授指出,要从框架中立的角度研究语言现象。

《当代语言学》主编胡建华教授在会议总结时说,我们的语言学研究要有世界眼光,本土立场;只有如此,我们的研究才能步入国际语言学研究前沿。我们要看到,国际理论语言学未来的发展必将更加注重一般理论与具体语言事实的结合,因此汉语研究必将对普通语言学理论研究做出重要的贡献。


(转载自《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12月11日社科院专刊;

另见中国社会科学网:http://www.cssn.cn/yyx/yyx_yclg/201512/t20151209_2775814.shtml)